民国时期武汉横渡长江比赛探秘

发布时间:2020-07-16 11:13 来源:武汉市档案馆 浏览量:10170

引言:2020年7月14日上午,2020武汉7·16渡江节组委会发布公告:因长江水位过高,为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经研究并报请武汉市人民政府同意,决定取消今年的渡江活动。渡江节是武汉最具地方特色的一项民众体育活动之一,早在20世纪30年代,武汉就举办过3届群众性渡江活动,其中第二届因水灾而延期举办。让我们追随武汉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与资料的踪迹去探寻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武汉自古就有“江城”之称,我国第一大河流长江和其最大支流汉江将其一分为三,形成汉口、武昌、汉阳隔江相望的城市格局。武汉市地处长江中游,城市沿江而建,百姓依江而居,由江而兴的文化、习俗和兴趣,形成了独特的江城特色。作为武汉市最具地方特色的一项民众体育活动之一,横渡长江不仅展现了武汉人民“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拼搏精神,同时也是表达了武汉人民对长江的热爱。

  众所周知,武汉市首届横渡长江比赛,是1956年毛泽东主席三次在武汉畅游长江后,武汉于同年6月举办的,至今,武汉市已组织过46届渡江比赛,且发展成为国际渡江节。其实,武汉曾于20世纪30年代举办过三届群众性横渡长江活动,由于年代久远,已鲜为人知。但横渡长江之壮举,曾轰动武汉三镇,吸引着数万武汉人民前来围观,场面十分热闹,当时多方报刊对这一盛事进行了报道,同时也留下了一些迷。通过对武汉市档案馆馆藏的相关档案和资料进行追迹,我们来探秘那段迷一般的历史故事。

  一、武汉首创群众性横渡长江游泳比赛:参赛人数与冠亚季军之谜

  1934年9月9日,武汉举办了首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也是中国第一次有组织的群众性横渡长江游泳比赛。竞赛于当日下午一时举行,起点设在武昌黄鹄矶下汉阳码头,终点位于汉口三北码头,全程直径7500码(折合6858米)。根据《申报》扬子江水位报告,9月9日汉口水位为11.28米,与往年同期相比当属正常水位,较利于进行长江游泳活动。据该报登载的天气预报,长江中游一带,天阴,有阵雨,并伴有强劲的东北风。对照横渡长江赛的此段走向,正好是逆风。根据《申报》报道称,时任湖北省主席的张群莅临发表讲话,并给获奖选手颁奖,可见横渡长江比赛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与支持。同时,设有相应的保护措施,从《良友》画报1934年10月号上刊载的比赛现场的照片(图1)来看,游泳全程有若干只船舶跟随,以护选手安全,并方便中途放弃的选手登船。首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轰动武汉三镇,武汉市民纷纷前来观看,“两岸观众约计三十万人”,场面十分热闹。

9.30-1武汉1934年横渡长江赛.jpg

图1 1934年武汉第一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

  但由于是第一届,参赛人数并不是很多,根据聚兴诚银行汉口分行1934年9月大事记周报稿记载,“参加者四十九人”,而《申报》1934年9月10日第十一版中央社电报道“参加合格者选手计四十四人”,第十七版汉口电则称“参加者四五人”,虽然各方关于参赛人数的记载并不统一,但均为40余人,选手较少。最终有30多人到达终点,成功登岸,其中警备旅士兵鞠华祥获得冠军,成绩为33分30秒。关于获奖选手人员名单,各方记载也不尽相同,聚兴诚银行汉口分行大事记1934年9月周报稿记载“第一名鞠华祥”,《良友》画报1934年10月号指出“第一名鞠华祥、第二名张先立”,而《申报》1934年9月10日第十一版登载,“结果第一鞠华强(警备旅),……,第二杨基昊(济世药房),第三宋南亭、第四张先定(均警备旅)”,但其十七版却报道称“鞠华强荣膺冠军、二杨天浩、三赵南延”。笔者猜测冠军的名字出现差别,当属武汉方言中“祥”与“强”同音而造成的。聚兴诚银行汉口分行是设在武汉本地的银行,可信性更高,且有《良友》画报上的记录相佐证,所以“鞠华祥”更为准确。关于第三名,1990年7月第1版《武汉市志·体育志》上记载,在1934年汉口市东湖游泳选拔赛中,宋南廷获得1500米自由泳比赛冠军,由此可推断,季军姓“宋”较为可信。此次比赛虽名为“武汉人士及军人横渡长江游泳友谊赛”,但从获奖选手的构成来看,比赛前四名中,有三名为警备旅士兵,不难看出比赛仍以军人为主体。

  二、因水灾后延的横渡长江比赛:水位与赛程之谜

  1935年7月,长江流域水灾泛滥,汉江更是发生特大洪水灾害,长江水位上涨,导致汉阳大部分城区、汉口和武昌临江区域被淹60-90天,直至入秋,大水才渐渐退去。由于横渡长江路线经过汉江与长江交汇口,在这一交汇口成功抢渡是完成横渡长江比赛至关重要的一步,汉江水流量的大小会直接影响选手的游泳比赛。所以,第二届横渡长江游泳竞赛于9月22日下午一时举行,时间较上一年有所推迟。竞赛起止点与上届一致,全程4400米。与上届报道相比,竟差2458米,不知为何。更为遗憾的是,此年《申报》未见长江水位报告。当日“天气和暖,惟稍有波涛,且风势逆向”,对选手比赛有一定影响。为保证渡江比赛的顺利进行,当地政府对当日比赛所经路线进行临时戒严,断绝交通,并备有护船两百多只。

1935年武汉二届横渡长江比赛2.jpg

图2 1935年武汉第二届横渡长江比赛,汉口上岸点的围观群众

  受第一届横渡长江比赛的带动,此次比赛人数明显增多,共有两百多人参加,而且人员构成更加丰富,除警备旅士兵外,还有学生、各机关职员及市民,最后到达终点的人数超过半数。第一名为警备旅士兵谭连山,成绩三十八分五秒,较第一届成绩有所下降,可能是受江水上涨的影响。第二名和第三名分别为胡曦光(民厅总团员)、李国华(警备旅士兵),警备旅士兵依然是本次比赛的主力。

  三、民国时期的最后一届渡江比赛:赛期和冠军之谜

  1936年8月,武汉举行了第三届横渡长江比赛。但对比查找到的两份资料,发现在一些具体方面存在出入。

  《申报》1936年8月24日的第二十一版原文如下:

  “武汉横渡长江游泳

  冠军彭勇华

  中央社廿二日汉口电,武汉三届横渡长江游泳竞赛,廿三日下午二时在武昌黄鹤楼举行开水典礼,三时入水竞赛,其路线为由黄鹤楼下水,直至汉三北公司登岸,于各参加者全体到达终点后,当场由陈继承夫人等举行给奖仪式。

  中央社廿二日汉口电,汉体育会主办之第三届游泳比赛,廿一日在中山公园游泳池举行,报名与赛者,男女共四十一人,分男子高级、中级及幼童三项锦标,至下午四时许全部竞赛完毕。结果,彭勇华荣膺冠军,成绩卅六分卅五秒,破上届卅八分五秒记录,宋丁元第二,李云樵第三,大会共录取优胜者廿五人。”

  聚兴诚银行汉口分行1936年8月的大事记如下记载:

  “横渡长江赛 轰动三镇之武汉第三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于廿二日下午三时举行。由武昌黄鹤楼起赛,至汉口三北码头为终点,赛程四千四百公尺,赛员共计176人,结果彭勇员荣膺冠军。两岸观众达廿万人以上,盛况洵属空前云。”

  对比这两份资料可以发现,聚兴诚银行记载的时间为8月22日,而《申报》则是“中央社廿二日汉口电,……廿三日下午……”,颇为可疑,22日如何能报道23日发生的事情,且从第三届游泳比赛后的冠军成绩看,打破的正是上届横渡长江赛冠军的记录,显然是《申报》此二则消息排版多处出错。因而采用聚兴诚银行记载的8月22日,较为可信。比赛的起止点与前两届一样,《申报》记载赛程4400米。不可思议的是,《良友》画报1936年9月号报道“计程十八公里余”,过于夸张,显不符实。

  此次共有176人参赛,最终,第一名成绩是36分35秒,打破上届记录,但仍没有超过第一届。在冠军获得者方面,名字又出现了不同。《申报》报道为“彭勇华”,而聚兴诚银行大事记却是“彭勇员”。再查阅1936年9月号的《良友》画报,则是“第一名彭华勇,第二名宋丁元”。这三处的记载均不相同,难以佐证。宋丁元获得亚军,李云樵第三。

1936武汉渡江赛,汉口市长吴国桢夫人黄卓群颁奖.jpg

图3 1936年武汉第三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汉口市长吴国桢夫人黄卓群为获奖者颁奖

  这是民国时期的最后一届横渡长江比赛,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武汉横渡长江竞赛活动中断,直至新中国成立后受毛泽东主席横渡长江的带动,才重新掀起武汉群众性横渡长江的热潮。

  这三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起止点一致,但赛程记载却不同,第一届全程6858米,后两届则是4400米,1990年7月第1版《武汉市志·体育志》上面则称三届都是5000米,可能是受当时条件所制,测量不准确,也有可能是各方报道或测量标准不一所致。对比这三届比赛成绩,第一届成绩最优,虽后两届参赛人数明显增多,但均未超越前者。民国时期举行的这三届横渡长江游泳比赛,开创了我国群众性横渡长江游泳比赛先河,受到武汉三镇民众的喜爱和支持。

  由于民国时期通讯设施并不如现今这么发达、便利,所以消息的传递会存在一定的误差。而且,由于年代较为久远,相关记载较少,导致有些信息无法确认。所以,还需要我们去发掘更多的史料来揭开这一段历史的神秘面纱。

  (作者:吴敏、李欢。本文以《民国时期的三次武汉渡江》标题发表于《档案记忆》2016年第6期时有改动。)

  参考文献:

  [1]《申报》1934年9月10日第十一版、第十七版,1935年9月23日第十二版,1936年8月24日第二十一版。

  [2]聚兴诚银行汉口总务处《周报留底》,1934年第二册·周报第15号(9月3日至9日)·杂俎,武汉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历史104,目录号1,案卷号53,页号15。

  [3]聚兴诚银行汉口总务处《周报留底》,1936年第二册·周报第21号(8月17日至23日)·杂俎,武汉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历史104,目录号1,案卷号87,页号90~91。

  [4]《良友》画报1934年10月1日出版,第95期,第3页。

  [5]《良友》画报1936年9月号,第120期,第9页。

  [6]武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主编:《武汉市志·体育志》,武汉大学出版社,1990年7月第1版,第15、79页。

  [7]武汉市防汛指挥部办公室编:《武汉堤防志》,1986年5月,第19、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