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档案文化> 史料研究

江城五月落梅花

发布时间:2019-05-17 16:00 |来源:武汉市档案馆资源开发利用部|浏览人数:1527

无论一座城市的发展如何日新月异、天翻地覆,总有一些事情会烙在人们的记忆中,留在城市发展的历史画卷上。于武汉而言,19495月的解放无疑是武汉城市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赖以维持统治的军事主力大部被歼灭,人民解放军已解放东北全境、华北大部、西北一部和长江中下游以北广大地区,各解放区连成一片,渡江解放南中国已是人心所向。

1949年212日,“为配合华东、中原野战军三月半出动三月底渡江之行动”,毛泽东亲拟中共中央军委给第四野战军电报,指示“林、罗先出两个军约十二万人左右,于三月二十日以前到达郾城、信阳间地区,于三月底夺信阳、武胜关,四月十五日以前夺取花园、孝感地区,迫近汉口,休整待命,钳制白崇禧部不敢向南京增援,以利刘、陈、邓夺取南京。”据此命令,四野以第十二兵团为先遣兵团,兵分两路挥师南下:第四十军进击信阳、广水,沿孝感向黄陂挺进;第四十三军进击罗山、光山,沿麻城、黄安向浠水方向挺进。与此同时,中原军区所辖江汉军区、桐柏军区、鄂豫军区分别在武汉以北地区开展系列外围战,以策应先遣兵团,威胁钳制坐守武汉的白崇禧集团。


1949年2月12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的关于第四野战军先出两个军迫近汉口钳制白崇禧部的电报手稿(节选).jpg

1949年2月12日,毛泽东起草中央军委关于第四野战军先出两个军迫近汉口钳制白崇禧部电报手稿(节选)


桂系代表人物白崇禧素有“小诸葛”之称,早在19484月国民党国防部长任上,他就大力推动国民党集团制定“总体战”方案。就任华中“剿总”总司令坐镇汉口主持国民党华中地区战事后,白崇禧更是不遗余力推行“总体战”方案,在军事方面以主力进行机动作战,以一部分兵力扼要固守;在政治方面加强基层组织;在经济方面实行坚壁清野,企图加强对以武汉为中心的华中地区的统治。武汉市档案馆所藏1949年汉口市警察局转发“总体战”实施检讨会决议、1949年武汉警备区“坚守桥头堡阵地命令”、19493月华中“剿总”武汉外围核心工事构筑位置表等档案,记载了白崇禧企图以武汉为“桥头堡”推行“总体战”方案,维护以武汉为中心的华中地区统治的相关情况。

1949年420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迅速突破国民党军队江防,解放了南京及江北、江南广大地区。427日,四野先遣兵团逼近长江北岸,二野也沿浙赣铁路开展追击。白崇禧深惧与人民解放军在武汉地区决战,于5月初开始收缩武汉外围防务。515日拂晓,第四十三军在长江北岸的团风至武穴段发起渡江作战,突破长江天险;与之同时,第四十军和江汉军区部队沿平汉铁路逼近汉口,已大部扫清武汉外围国民党据点。至此,人民解放军从东、北、西三面完成了对武汉的包围。


1949年5月18日,林彪、萧克关于第一一八师全部进占汉口市致中央军委的电报.jpg

1949年5月18日,林彪、萧克关于第一一八师全部进占汉口市致中央军委的电报


5月15日凌晨,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兼第五“绥靖”区司令官、河南省政府主席张轸率所属部分队伍2万多人,在武昌县金口正式宣布起义。张轸的起义,打乱了白崇禧的撤退部署。15日上午,白崇禧匆忙部署部队弃守武汉,并于下午在武昌南湖机场乘“追云号”专机南逃,守备武汉的国民党第五十八军则于午夜时分撤离武汉市区。与此同时,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宣传、统战、策反、组织护卫等努力下,加之李书城、张难先等爱国民主人士组织维持,国民党企图大肆破坏武汉重要设施的阴谋大部落空,除码头、轮渡、趸船遭严重破坏外,“市内秩序尚好,水电厂、水闸均无破坏”。516日,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师长邓岳率部进驻汉口市区;517日,江汉军区独立第一旅旅长李人林率部进入汉阳县城;17日下午,第四十军一五三师师长杨树元率部从葛店进入武昌市区。至此,武汉三镇全部解放。

5月16日下午7时,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从刘家庙全部开进汉口市区。汉口率先迎来解放,这一天也成为日后武汉解放纪念日。武汉市档案馆藏的一份档案记载了第一一八师在解放汉口过程中的战斗情况,见证了武汉解放中“血染”的故事。

这份档案是第一一八师194959日至6月某日的战斗统计表电子版,原件藏于解放军档案馆。该表是第一一八师司令部报送,于19496249时在咸宁贺胜桥填写,有师长邓岳、政治委员蔡炳臣、副师长罗春生、参谋长苟在松的签名及印章。该表详细记载了第一一八师194959日至62日在解放汉口前后的战斗情况,统计的战斗范围包括汉口市外围的表子湾、红石岭、凤凰山和汉口市内。

据《歼敌缴获统计表(一)》记载:59日,师直部队在汉口北表子湾毙伤150人、俘虏11人;59日至10日,三五二团在汉口北红石岭毙伤32人;59日至15日,三五四团在汉口北凤凰山毙伤24人。3次汉口外围战斗,第一一八师共歼灭、俘虏国民党正规军217人。《我军伤亡消耗损失统计表(一)》记载:在汉口市外围战斗中,师直部队伤亡108人,三五二团伤亡88人,三五四团伤亡19人,共伤亡215人。汉口北表子湾、红石岭具体位置尚待详细查考,但汉口北凤凰山可确定在今武汉市黄陂区王家河街,距离汉口市区约100里,可证明第一一八师在解放汉口过程中,在汉口外围是遇到国民党小股正规部队抵抗的。而且,敌我双方伤亡人数几乎相同,可见在汉口外围尽管战斗规模不大,但战斗情况却是非常激烈的。


QQ截图20190517161136_副本.png

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战斗统计表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该表明确标注在汉口市内,516日,第一一八师三五四团进入汉口时追歼保井(“保井”即“保警”简写,保安警察),俘虏104人。可见,第一一八师在进入汉口市区时与国民党汉口保安警察队有过小规模交战的。该表还记录了一一八师在进入武汉市内之后的两次战斗情况。519日,三五三团在汉口市内歼武昌县队,俘虏118人;520日至62日,第一一八师在汉口市内接收地方武装,共俘虏1042人。此间的522日,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在新占领城市实行短期的军事管理制度”的指示,武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邓岳领导的第一一八师负责警备工作,清剿破坏武汉社会治安的国民党残余武装,接收汉口市内地方武装,为维护武汉社会治安和秩序做出了贡献。

之所以近乎琐碎地列出邓岳率领第一一八师在解放汉口中的战斗情况,是想为武汉解放展现更多的细部史料。邓岳(19182000)是湖北麻城人,任第一一八师师长解放汉口时不过三十岁出头,但解放武汉的这段经历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多年后的1981年,他在《挥师南下 解放武汉》一文中深情回忆,“当年,武汉人民倾城出动欢迎解放军的热烈场面,我至今仍然历历在目,久久不忘。”

1949年5月的武汉解放,有着与其他大城市解放不同的特点。比之于天津解放,人民解放军浴血苦战29小时攻破国民党军13万守军的固守,解放武汉未遇如此顽抗;相对于北平的围城数日,终于和平谈判解放,武汉未曾谈判而解放。可以说,武汉解放是由多重合力共同作用下解放大城市的第三种模式。

总结起来,武汉的解放经历了大军合围、小股战斗、策反起义、敌军逃遁、顺利解放的过程,在解放城市历史中具有独特的意义。记载第一一八师战斗情况的几张薄薄的档案,正是武汉解放过程中“小股战斗”的一个具体战例。

战争无疑是残酷的,由此得来的和平才尤显珍贵。武汉的解放,是在先烈们浴血奋战的前提下,在中共的领导和人民积极参与追求光明的各种合力之下,取得的“瓜熟蒂落”的成果。

昔年李白曾在武汉感叹“江城五月落梅花”,而今迎来武汉解放70周年后的江城五月,追忆往事,“落”在我们心中更多的是对历史的一种反思与纪念。


作者:甘超逊、宋晓丹。本文发表于《武汉春秋》2019年第二期“纪念武汉解放70周年特刊”。)